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内容

内容

满族风情( 5 )
发布时间:2012/3/31

动物神绘画(图腾崇拜)
  图腾崇拜是原始社会人类的精神支柱,世界上所有的古老民族,都是在图腾崇拜的社会阶段成长起来的,没有超越图腾崇拜的社会阶段而实现祖先崇拜的。北方地区由于气候寒冷,采集业带有季节性,又生活于丛林中,狩猎便成为北方民族的重要生活来源。人们不断的捕杀动物,同时对它们又产生了亲近之感。逐渐把某种动物、植物作为自己氏族的图腾加以崇拜。
  鹰神
 
远古天神,善恶两派,经过数万年的激战,最终善神阿布卡取得了胜利,成为永生不死,不可战胜的天母神。这时阿布卡才滕出时间,关注大地生灵。为使大地生灵能及时领受天神旨意,维系大地安宁,阿布卡便命守护天宇的鹰神哺育大地上的一位女婴,让它成为人神的中介。神鹰便以巴那姆、卧勒多、耶鲁里、舜安波各自奇异的智慧和神功教导她,让她作了地上第一位萨满。这位女萨满为人类与天神沟通、传播媾育之术、占卜自然天相,使人类获得了繁衍生息、战胜自然的智慧和力量,给人类带来了莫大恩惠。大萨满还把自己的智慧和力量,通过一代代萨满传承下去,帮助人类排忧解难。由于世人对这位女萨满无比崇敬,所以女萨满的哺育者——神鹰,便成为世人无限崇拜的天神,受到极高规格的祭拜。 古时候,匈奴单于有两个女儿,花容月貌,倾国倾城。国人从未见过这样美女,认为不是凡人,而是神。单于也有同感。二女到了出嫁之年,单于说:此二女非人,怎可许配凡人,应配与天神。于是在荒漠中筑起高台,摆放香草供物,让二女居住高台之上。单于对天祷告:敬请天神,迎娶二女吧……”两位公主在高台之上,一住就是三年,并未见天神来迎娶。到第四年百花盛开时节,一只老狼来到高台之下,望着台上两位公主嗥叫,一连多日,不饮不食。小公主见老狼多日留连不去,便对姐姐说:父王让我们在此居住,欲配天神,现在这只老狼来此,久而不去,定是天神!我们就嫁给它吧?姐姐说:这是一只畜生,你这不是侮辱我们的父母吗!小公主不听姐姐劝阻,下台随狼而去。
  后来,小公主与老狼生下数双儿女,由此繁衍生息,不断壮大,遂成高车国。据说高车后裔,每当引亢高歌时,均仿狼声,奉狼为先祖神,予以供奉、祭拜。
  鹿神


传说,很久以前,在白山黑水之间,有一个叫阿兰的姑娘,力大无穷,能拉开十石弓,箭法精湛,百发百中,是闻名遐迩的神箭手。同时她还通晓鹿语,能与鹿沟通,族人称她为抓罗格格,即鹿姑娘。在一次狩猎中,她负了重伤,被鹿救起,鹿叼来草药为她疗伤,使她活了下来。从此,她便同鹿生活在一起,并阻拦部落里的人捕鹿。刚开始族人与她作对继续捕鹿,,都被她打伤,然后她再用群鹿叼来的草药,给他们治好伤送回部落。由于鹿姑娘的保护,捕鹿的人越来越少,野鹿与族人的关系也日益缓和。群鹿还经常将草药和鹿角送到部落,给人治病,终于和部落的人成了朋友。几年过去了,这个部落与鹿群和平相处,生活得宁静而祥和,附近的野鹿都跑到了鹿姑娘的部落。有个叫乌斯的部落,非常凶残,他们看到要捕的鹿都跑到了鹿姑娘的部落,便发起战争。形势危机,鹿姑娘难御强敌,便到长白山向鹿祖求援。鹿祖说:要想救部落和鹿群,你必须做出牺牲,改变人形,头上要生出鹿角。鹿姑娘毫不犹豫地同意了。于是鹿姑娘戴着一对鹿角回到了部落,在与乌斯人做战时,她的鹿角变成无数神光利箭,射向敌人,很快战胜了乌斯人,保护了部落和鹿群。
后来各部落都把她敬奉为鹿神——“抓罗妈妈
  虎神


 在满族神话传说中,长白山圣主、军神乌龙备受崇拜。
  传说这位军神之所以能有盖世武功,是得益于山中之王一只千年猛虎。乌龙出道学艺,第一位恩师就是这只千年猛虎。是这位虎师傅使他练就了扑、跌、滚、跳、飞檐走壁的基本功底,才使他日后能成为武艺超群的长白山圣主和军神。乌龙神位的确定,使他的启蒙恩师山中之王也成为人们崇拜的偶像。虎师傅收徒授艺的传说越来越多,进山寻师拜师的人络绎不绝。即使无法寻到虎师傅,接受它的亲传,也刻成神偶在家祭拜,以求得它的神授。不学武的人,因为虎师傅在深山之中常常保护进山的人,使人免遭灾祸,所以进山狩猎、采药、挖参的人也都在山颠谷口举行拜祭仪式,以求保佑。不但在古时候许多岩画中常见虎师傅的形象,直至现在,北方民族拜祭的神偶中都有虎神。北方民族从不对老虎直呼其名,而是称其为山神或太爷。
  蟒神

蟒也就是蛇,北方俗语云:九尺为蟒,八尺为蛇。即长过九尺为蟒,不足九尺为蛇。
传说,蛇是未经神化的龙,而龙则是神化了的蛇。能腾空飞翔,呼风唤雨,威力无比。蛇是太阳神舜安波的助神,又是她的情人,与舜安波总是形影不离,周行天地。太阳的道道金光就是蛇的化身。每当蛇入洞穴,不见踪影,就是太阳神远离大地与蛇情人去远行了,大地将进入寒冷的冬季。当蛇复出,穿行于山林绿草之间,就是舜安波与蛇远行归来了。大地将冰消雪化,进入百花盛开,万紫千红的春天。当舜安波来到大地时,他便把自己的幻形留在天空,而灵魂化做蛇身,与她的情人小蛇便是蛇神与舜安波的后代子孙。所以,北方把蟒神同太阳神一同祭拜,而且都是成双成对的神偶,从不分离。蛇以周期性的蜕皮来更新其生命,并永远不死这种永生信仰,是对蛇的超自然崇拜。
  蛙神

很早以前,当松阿里乌拉还叫鸭子河的时候,河北岸住着一对女真老夫妇。老阿玛天天上山打猎,老额娘天天下江捕鱼,他们把打来的猎物,肉给孩子们吃,自己啃的是骨头。孩子们吃呀、玩呀、唱呀、跳呀,可就是长不大,也不知道心疼父母。有一年夏天,鸭子河响起了震天撼地的雷声,天裂了一个大口子,鹅蛋大的冰雹,从天而降,可怜老夫妻的孩子们被砸得嗷嗷直叫,老额娘心痛得象吞下一团火。她在地面上扑来扑去地想护住自己的每一个孩子,她的眼睛哭肿了,眼珠子高高地鼓起;她的嘴角喊裂了,裂得又宽又大。老额娘跑不动了,趴在地上变成一只比房子还大的大青蛙,张开嘴叫孩子们躲到嘴里来。有好多跑散了的孩子没有回来,额娘嘴里含满了孩子,叫不出声来,只能流泪干着急,天眼看越裂越大,老阿玛跑上了山丘,用头和四肢死命地撑住要塌下来的天。这时,飞来一群野鸭子,把失落的孩子们用扁扁的鸭嘴夹了回来,塞进青蛙额娘的嘴里。冰雹下了四十九天,天缝也终于合上了。孩子们都活了,可老阿玛和老额娘却变成了一棵五杈朝天的大柞树和大青蛙,已变不回人形了,心一急死了。
  从此,孩子们靠自己生存了下来,日子虽苦,人却很快长高长大了,成了一个强盛的家族,在鸭子河两岸,建起象星星一样多的部落。共同奉柞树为始祖,青蛙为始祖母,把野鸭子救过他们先人的地方叫鸭山,这就是今天方正县内的松鸭山。
  豹神

传说,有一个美丽的姑娘,在出嫁时突然生病身亡,父母依当时风俗,将姑娘用桦树皮包好,挂在树上树葬。其实姑娘并没有死,她被山中王野豹救回山洞,治好了她的病,两年后姑娘和野豹生下了一个人面豹身的男孩叫阿格达。
  多年后,因为山中王夫妇积德行善,被天神召到天庭镇守山口。临行前,山中王把镇妖之宝金钱豹皮留给儿子,告诉阿格达,皮上有百朵黑花,每朵都能平妖一次,用到第九十九朵时自己要吞下最后一朵才能升天。十余年间,阿格达与耶鲁里手下的恶魔争战九十九次,除掉无数妖魔,百姓得以安居乐业。天神阿布卡异常欣赏,决定派他父母接阿格达到天庭做镇妖神。阿格达坐上豹皮,正要吞下最后一朵黑花时,听到跑来哭喊的人群,魔王弟子推着冰山来了,要冻死所有的人,宁可不上天,也不能让恶魔残害百姓!说完抛出最后一朵黑花,顿时大火烧化了冰山,百姓得救了,可阿格达却被金钱豹皮紧紧地裹住,变成一只金钱豹。他拜别父母乡亲,依依不舍地走进了茂密的森林。阿布卡听说后,封阿格达为金钱豹神。
  鹊神

传说,远古时期,地球上曾发生过一次特大洪水。大地一片汪洋,巨浪连天,体弱年迈的,瞬间便被洪水吞噬了。健壮的虽然能在水中搏击抗争,但在浩渺的洪水中,人的力量太弱了,水面上的浮尸不断增加,眼看人类就要遭到灭顶之灾。在这危机关头,成千上万只喜鹊集结在一起,向浩渺的天宇飞去,去向天神报信求助。天宇狂风,猛烈异常,喜鹊不断被天风吹落,葬身洪水之中。最后经过千难万险,到达天庭的不足百只,她们找到善良的白云格格,白云格格被群鹊的牺牲精神所感动,为拯救洪水中的人类,她背着天神,将天宇中神树的青枝折下,投到洪水中,人们爬上青枝,吃着青叶,度过了洪灾。
人类得救了,又继续在大地上繁衍生息,传承万代。从此,喜鹊成了人类的恩神,受到人类永世祭拜。 


  熊神

在鄂伦春族神话中,有这样一个传说:古时候,有一位猎手叫莫日根,捕猎时被一头母熊俘获,囚禁在洞中,并与他交媾,数年后,生了一个幼仔。每天,母熊外出觅食,害怕莫日根逃跑,便用巨石将洞口堵死。一次,母熊疏忽,未将洞口堵死。莫日根趁机逃了出去。他到江边登上木舟,急速顺流而逃。母熊回来发现莫日根逃走了,便携上幼仔追赶。她在岸上一路紧追,并奋力呼喊,劝莫日根回来,莫日根不予理睬。盛怒之下,母熊将幼仔撕成两半,将一半投到莫日根的船中,另一半自己带回洞中。第二天,母熊留下的一半变成了小熊,莫日根船中的一半变成了男孩。这个男孩长大后,拥有熊的力量,并通熊语。他繁衍了无数后代,形成鄂伦春民族。
  后来,在鄂伦春民族,熊成为始祖神,并留下了敬熊习俗,一般禁止猎熊,若遇特殊情况打死了熊,抬进村寨时,族人齐学鸟叫,意思是告诉熊,是鹰或乌鸦把您打死的,不是族人有意的。并举行食熊祭典,以示接受祖先的恩赐。在食熊后,还要举行仪式,唱颂歌,进行风葬,送熊祖灵魂返回天界。族人平时不直呼熊字,而是称其为雅父(祖父)太贴(祖母)。
  狼神


2856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