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内容

内容

伊通抗日英烈——姬兴周纵火烧日寇
发布时间:2014/5/12
 

姬兴周纵火烧日寇

193312月下旬,几个中国青年从黑龙江省东宁秘密出国境到苏联,他们取道西伯利亚大铁路到达苏联首都莫斯科郊区,在红军参谋部军事情报训练班受训。学习的目的是:日本法西斯一旦进攻苏联,他们潜入敌后方,破坏日寇的战略设施,策应军队作战。教官都是现役军官,对学员要求极为严格。他们学习政治、无线电、燃烧、爆破、射击、游击、汽车驾驶、秘写技术、俄语等。除理论课外,着重进行实际操作。莫斯科的冬天异常寒冷,滴水成冰,野外训练是一种严酷的考验。这些中国学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热血青年,一位叫做瓦尼亚的青年尤为突出,他行动敏捷,精神饱满,学习刻苦,教官们都称赞他说:“瓦尼亚,欧钦哈拉绍(最好)!”

瓦尼亚的真实姓名叫做姬兴周,又名姬守先,他还有许多化名:李宏义、张守义、李晋延、李一飞、崔惠民、李包子、李益民、鲁包特、王益民、李景春、张守义、李惠民等,当然都是秘密工作的需要。姬兴周祖籍山东,1910328他生于四平的伊通县马鞍山后大王屯。父亲姬坤邦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靠20亩地养活一家5口人。姬兴周从小聪明勤奋,在伯父引导下,他从45岁就能背诵“满江红”、“正气歌”、“百家姓”。16岁考入县立中学,成绩总是名列榜首,还拉得一手好二胡。中学毕业后,考入吉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,并加入了共青团。19318月考入吉林大学预科班。“九·一八”事变爆发后,12月份他毅然离校去寻找救国之路,结识了中共吉林特支书记李世超。李世超也是四平伊通籍,在他的引导下,姬兴周同大家一道搞抗日宣传工作,还在吉林市开展了“红五月”活动。193356,特支宣传委员金景突然被捕叛变,市内的一些学校遭到大搜捕,李世超秘密转移到哈尔滨,姬兴周被迫去了关内。他报考过北京大学法律系,但因来自沦陷区不被录取;又去报考南京军官学校,又因眼睛近视落空了;后来辗转到了上海,靠写小说、杂感、影评之类稿件维持生活。最后他下决心投笔从戎,回到东北老家抗日前线去!10月,他取道大连去哈尔滨。193312月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经中共满洲省委派遣到国际反帝同盟的情报工作人员陈洪飞介绍,被选拔接受了出国受训的重要任务。

19346月,姬兴周回到上海。按苏军少将托莫内恩组织系统规定,接受驻上海的埃鲍·耶尔领导。他受命担任“国际对日谋略纵火团”(简称抗日纵火团又叫放火团)在华的总负责人。最高领导机关是苏联红军参谋总部。抗日纵火团以上海为根据地,以大连、沈阳、安东(即丹东)、华北和朝鲜、日本的重要城市为主要活动范围。姬兴周的公开身份是北京市邮政局长,由他指挥各地纵火团组织,并掩护同上海国际情报组织的秘密联系。他与交通员尤文清在上海法租界组成“临时家庭”,开牙医院作掩护。尤文清是法文专科毕业的高才生,精明漂亮。为应付租界区的特殊环境,她经常邀请一些有社会影响的法国太太、小姐到寓所打牌,使巡捕、汉奸不敢“光顾”。姬兴周和尤文清按计划密写好纵火方案、实施方法,用密码电报发给各小组,并秘密分发燃爆装置。

日军后方补给品经常被“偶然”大量烧毁,计划被打乱,侵略行动被迟滞。19349月至1940年,姬兴周领导的各地放火组织先后纵火百余次。其中大连纵火57次,天津纵火10次,安东1次,北京1次,青岛3次,日军侵略军的大批军火、军用设施、军需物资被焚毁。仅大连就损失2000余万元。伪大连《日日新闻》公布:“19377月,军用油漆厂大火烧掉厂房34间,同年8月大火烧毁大连港码头军需纸库1座;19382月,二站起火烧掉大豆300吨。1939年初,西岗军用启正机器厂和周水子大火,烧毁1架刚从意大利买来的飞机和大批飞机零件。烧毁120124126228号仓库储存的全部物资,137303305号仓库存放的价值15万余日元军用棉花和粮食,37号仓库的砂糖,131号仓库的大批纸张,105号仓库的部分机器,102号仓库的杂谷。烧毁了三泰油坊、日清油坊、瓜谷油坊的露天堆积场;还有马草几十列车、军用毛衣5万套,饼干及其他物资不计其数……”1938416日,大连甘井子石油厂一场大火,甘井子的满洲石油公司的1516号仓库储存的6万桶用于军需的石油和石蜡化为灰烬,损失日币700万元以上。日本《满洲日日新闻》报道:“大火漫天,黑烟笼罩了大连湾上空。出动了满洲石油会社防护团,大连消署所有的消防队,但也抢救无效,还烧伤了久保、中村等5个日本职员。三浦洲厅长官、石井检查官、大和田警察部长、加藤宪兵队长、以下警察署长主任,以及各种有关机构人员均驰赴现场……”大火烧了16个钟头,尽管投注了全部消防力量,也只能对那6万桶汽油燃起的火海咆哮哀叹。同年6月,大连码头大火烧毁4座军用仓库。大量布匹、布毯、糖茶、军用器械等化为灰烬。大火烧了3天,烈焰照得海天通明。参加救火的消防队员心有余悸地回忆说:“火太大,把水龙带拉进仓库就烧着了,只有人逃了出来,铁轨被烧弯、屋顶铁盖被大火冲上高空,像纸片一样飘摇……没有法子,只有眼看着它烧。”

1939年秋天,天津特区大王庄、塘沽附近日本军用列车被颠覆,铁路被炸毁……

1940年春,按抗日纵火团总体计划,姬兴周拟订了从6月开始,在大连地区各处一起放火的方案。同时计划以沈阳为中心,在抚顺、鞍山、阜新、辽阳等日军军需要地,建立破坏网。外围以日本、朝鲜为策应地,规定时间统一放火。让侵略者腹背受敌,应顾不暇,使其消防设施失掉作用。

抗日纵火团的组织严密,放火方法先进,长时间使敌人蒙在鼓里。最初日寇以为是自然失火或漏电失火,以失职罪惩治了一批有关人员。后来由于重要物资储存处不断起火,引起警觉,又在失火现场发现了引燃设备残物,才断定是人为纵火。日寇极为震怒,从19384月开始,日伪关东州本部投入巨大人力,组建了“特殊警察部”、“防谍委员会”、“关东州劳动协会”等十几个机构共同对付抗日纵火团,抽调警察骨干数百人、重金收买众多特务、密探,但仅仅抓捕了一批“放火可疑分子”。

1940528,抗日纵火团又烧毁大连码头东部506507号库外货堆及西部112号库外货堆,把日军准备运往前线的罐头食品、衣物、机器等大批物资烧成一堆灰烬,大火映红了天空。日寇被烧得焦头烂额,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抗日纵火团。

1940年夏,大连抗日纵火团成员黄振先的同乡许元丁酒后失言,暴露了黄振先。抗日纵火团成员20多人被捕,组织遭到严重破坏。姬兴周夫人秦淑华也被日本宪兵发现了。她和3岁的女儿新媛、2岁的儿子新环一起被押进监狱,遭受种种酷刑。由于抓不到把柄,就放了她们,派出特务盯梢。因为叛徒出卖,交通员尤文清不幸被逮捕了,在尤文清住所,敌人发现了姬兴周的照片和地址——上海法租界德度齿科医院。日本特务巡警长清古秀松和下地精俊到上海,化妆进入法租界,发现了姬兴周,但被机智地摆脱了。他们又不惜重金买通流氓头子和200个地痞帮助寻找,1940815,秘密抓捕了姬兴周,押解到旅顺监狱。破获抗日纵火团后,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亲自发出嘉奖令。

抗日纵火团成员分别被关押在大连岭南监狱和旅顺监狱。其行刑之残酷,堪称法西斯帝国之大全。仅刑讯室的刑具就有几十种之多。姬兴周组织大家进行绝食斗争,赢得了胜利。日本特务在用刑上有所收敛。为了激励难友们的斗志,他用磨尖的竹棍蘸着自己伤口流淌的鲜血写下一首《满江红》词,在狱中传唱起来:

“国破家亡,民族恨,不共戴天。起来了,反抗巨浪、革命狂澜。武装工农几百万,抵住强敌五六年。要生存、不怕斗争久,决死战。身入狱,志愈坚;头可断,志不转。看敌人气馁,进退两难。铁血冲开自由路,奋勇打破胜利关。建立起、中华苏维埃,死无憾!”

日寇看硬的征服不了姬兴周,就派了3个伪满洲国官员对他进行劝降。被姬兴周痛骂一顿,灰溜溜地溜走了。

监狱每天早晨逼迫“犯人”朝拜天皇,唱“满洲国歌”, 姬兴周按伪满国歌的曲调,重新填词,改写成“亡国奴之歌”:“中国地广,跨于满洲,满洲变成活地狱,人民涂炭如马牛。侵略我民族,假设傀儡,欺瞒全球。除汉奸、杀国贼,打倒日寇。工农商学兵一齐奋斗,最后胜利我山河,人民自由。”每到晨拜时刻,大家就改唱姬兴周的新词,难友们深受鼓舞。日本投降后,这些狱中词曲很快传到大连地区的各中、小学校。

19411030,伪法院开庭“审判”。拼凑了200多人到庭,还有从东京专程赶来的“帝国”要员。一个汉奸来“劝”姬兴周,遭到姬兴周怒斥,法官气得满脸煞白,拍着桌子说:“你们为什么放火?”姬兴周猛然站起,用手指着法官厉声到:“你们为什么侵略中国?”法官被问得瞠目结舌,凶狠地吼到:“我们是讲文明讲法律的,不许你用野蛮的语言讲话。你的放火行为是有罪的,是犯罪行为!”姬兴周冷冷一笑说:“野蛮,真正野蛮的是你们,你们侵占中国领土、杀害我们的同胞,掠夺我财富,还奢谈什么文明!我们抗击侵略者有什么罪?你们要真讲文明讲法律,咱们一齐到国际法庭去评理,我要告你们侵略中国的罪行!”气急败坏的法官挥手吼叫到“八格牙路!拉下去!拉下去!闭庭!”全场一阵骚乱,“文明”的公开审判只好草草收场了。

日本鬼子不敢再进行公开审判,就改为秘密审判,宣布他死刑。他抗议说:“我们是交战国的俘虏,你们无权判我死刑,你们的行为是野蛮的屠杀行为!”敌法官手足无措,匆匆离开,姬兴周提出上诉根本不被受理。抗日纵火团成员共12人被判处死刑,13人被判处7年徒刑,他仍鼓励难友们坚持斗争。还咬破手指在墙上写下最后一首壮别诗。1942129,他同战友们高呼“打倒日本侵略者!”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从容地走上绞刑架,牺牲时年仅32岁。

1960年,吉林省人民政府追认姬兴周为革命烈士。至今旅顺口监狱旧址还挂着他写的诗句:壮士从容入狱中,身心似铁气长虹。工农革命成功日,万里山河一片红。

2631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